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望星辰

别样璀璨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善良、朴实、文雅,外憨内柔,喜欢下象棋。还喜欢……不说啦,看博客吧 (还有忘年交视频)

网易考拉推荐

索罗斯凭什么去年大赚55亿美元  

2014-03-17 19:15:41|  分类: 您应该读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格雷厄姆说,“市场短期看是投票器,长期看是称重机”。你会发现,巴菲特研究的是称重机,去称每一个公司的重量,把握低估的买入机会。索罗斯研究的是投票器。他研究群众是如何集体投票,将一个错误推到极致,并把握其中的扭转关键。格雷厄姆的一句话,索罗斯用了前半句,巴菲特用了后半句。

索罗斯的经历很是奇特,他曾在伦敦的一个游泳池做过救生员,也在威尔士北部卖过女士手提包。经过很多坎坷,最终才发现了自己的投资天赋。  索罗斯的经历很是奇特,他曾在伦敦的一个游泳池做过救生员,也在威尔士北部卖过女士手提包。经过很多坎坷,最终才发现了自己的投资天赋。

  84岁的乔治-索罗斯再次证明了年龄不是男人的问题——不管对于婚姻还是投资都是如此。

  他的量子基金成为2013年全球最为成功的对冲基金,在去年狂揽55亿美元,回报率达28.6%,这是该基金2009年以来的最好成绩。

  量子基金本次是取代了另一位对冲牛人雷-戴利奥(Ray Dalio)的Bridgewater Pure Alpha fund,该基金本年度净利润排名大幅下滑至20名。

  而日期刚刚公布的数据也揭示出了索罗斯的最新持仓动向。

  根据美国时间上周五递交的监管文件,2013.4Q,索罗斯基金管理公司(Soros Fund Management,SFM)重要持仓变动如下:

  抛售所持的全部 J.C.Penney股份,共1998万股,SFM本是J.C.Penney第二大投资方;

  康宝莱持仓由500万股降至320万股,康宝莱去年7月曾是SFM三大持仓之一,SFM此前是康宝莱第五大投资方。

  增持通用汽车,由上季度的128万股增至490万股,看涨期权由35万份增至140万份。

  新增摩根大通和花旗持仓,持股摩根大通280万股,花旗230万股。

  由此可见,去年的美股牛市对量子基金的业绩贡献很大。而他目前的持仓重点正在转向汽车与金融。

  尽管索罗斯大名在外,也曾经出过几本书阐述自己的哲学和投资理念,但总的来说,能看懂他的人寥寥可数,喜欢他的人就更少了。

  几乎所有人都喜欢巴菲特,但只有很小一部分人喜欢索罗斯——他们一个是笑呵呵的邻家老头,一个是面带杀气的清道夫。

  索罗斯的经历很是奇特,他曾在伦敦的一个游泳池做过救生员,也在威尔士北部卖过女士手提包。经过很多坎坷,最终才发现了自己的投资天赋。

  他的第一本著作《金融炼金术》在中国卖了很多年,一共也才销售了十几万册,而其中很可能相当一部分读者从来没有阅读超过10页——那本书语言晦涩得让你觉得翻译水平有问题。

  他似乎离我们很远。

  幸好三年前,他在布达佩斯中欧大学做了一个系列演讲,才让我们能够真正得窥其思想的精华。这也是他能一生纵横投资界的根本所在。

  在早年的成长过程中,索罗斯深受奥地利哲学家波普的影响——波普认为人类是无法知道真理的,只能不断地试错,摸索和接近。

  在这种观念的影响下,索罗斯逐渐形成了他自己的核心思想,可以概括为两点:

一个是“易误论”。即参与者对世界的看法永远是局部和曲解的。

另一个是“相关反射原则”,这些曲解了的观点可以影响参与者所处的情况,因为错误的看法会导致错误的行为。

  在这个框架里,每一个参与者其实有两个功能:

一个是理解我们所生活在其中的世界,称之为认知功能;

另一个是改变境况使之对我们有利,称之为操纵功能。

  当这两种功能同时运作时,它们可以相互干预。

  当索罗斯把这种理念架构运用到金融市场后,他发现了两个基本原则。

  第一,市场价格总是扭曲其内在的基本因素。

  第二,金融市场不是仅单纯消极地反映内在现实,它也有能够影响其所应该反映的所谓基本因素。

索罗斯由此研究出了暴涨-暴跌过程的理论—每个泡沫现象都有两个组成部分:现实中主导的潜在趋势,和对这个趋势的错误理解。当趋势与错误理解积极地彼此强化时就引发了暴涨-暴跌的过程。

  根据这种独特地对市场趋势的理解,索罗斯很多次成功地捕捉到了大趋势扭转的关键点,造就了他辉煌一生的投资业绩。

  写到这里,我又想起了巴菲特的老师,格雷厄姆那句著名的话“市场短期看是投票器,长期看是称重机”。

  你会发现,巴菲特研究的是称重机,去称每一个公司的重量,把握低估的买入机会。

  索罗斯研究的是投票器。他研究群众是如何集体投票,将一个错误推到极致,并把握其中的扭转关键。

  格雷厄姆的一句话,索罗斯用了前半句,巴菲特用了后半句。

  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