肾者主水,受五藏六府之精而藏之,故五藏盛,乃能写。

五藏六府,精气淫溢,而渗灌於肾,肾藏乃受而藏之。何以明之?《灵枢经》曰:五藏主藏精,藏精者不可伤。由是则五藏各有精,随用而灌注於肾,此乃肾为都会关司之所,非肾一藏而独有精。故日五藏盛乃能写也。

今五藏皆衰,筋骨解堕,天癸尽矣。故发鬓白,身体重,行步不正,而无子耳。

所谓物壮则老,谓之天道者也。

帝曰:有其年已老而有子者何也?

言似非天癸之数也。

岐伯曰:此其天寿过度,气脉常通,而肾气有余也。

所禀天真之气,本自有余也。

此虽有子,男不过尽八八,女不过尽七七,而天地之精气皆竭矣。

虽老而生子,子寿亦不能过天癸之数。

帝曰:夫道者,年皆百数,能有子乎?岐伯曰:夫道者,能却老而全形,身年虽寿,能生子也。

是所谓得道之人也。道成之证,如下章云。

黄帝曰:余闻上古有真人者,提挈天地,把握阴阳,

真人,谓成道之人也。夫真人之身,隐见莫测,其为小也,入於无间,其为大也,遍於空境,其变化也,出入天地,内外莫见,逵顺至真,以表道成之证。几如此者,故能提挈天地,把握阴阳也。

呼吸精气,独立守神,肌肉若一,

真人心合於气,气合於神,神合於无,故呼吸精气,独立守神,肌肤若冰雪,绰约如处子。○新校正云:按全元起注本云:身肌宗一。《太素》同。杨上善云:真人身之肌体,与太极同质,故云宗一。

故能寿敝天地,无有终时,

体同於道,寿与道同,故能无有终时,而寿尽天地也。敝,皮祭切,尽也。

此其道生。

惟至道生,乃能如是。

中古之时,有至人者,淳德全道,

全其至道,故日至人。然至人以此淳朴之德,全彼妙用之道。○新校正云:详杨上善云:积精全神,能.至於德,故称至人也。

和於阴阳,调於四时,

和谓同和,调谓调适,言至人动静,必适中於四时生长收藏之令,参同於阴阳寒暑升降之宜。

去世离俗,积精全神,

心远世纷,身离俗染,故能积精而复全神。

游行天地之问,视听八远之外,

神全故也。《庚桑楚》曰:神全之人,不虑而通,不谋而当,精照无外,志凝宇宙,若天地然。又曰:体合於心,心合於气,气合於神,神合於无,其有介然之有,唯然之音,虽远际八荒之外,近在眉睫之内,来干我者,吾叉尽知之。夫如是者神全,故所以能矣。睫,音接。

此盖益其寿命而强者也,亦归於真人。

同归於道也。

其次有圣人者,处天地之和,从八风之理,

与天地合德,与日月合明,与四时合其序,与鬼神合其吉凶,故日圣人。所以处天地之淳和,顺八风之正理者,欲其养正避彼虚邪。

适嗜欲於世俗之问,无志瞋之心,

圣人志深於道,故适於嗜欲,心全广爱,故不有患真,是以常德不离,段身不殆。

行不欲离於世,被服章,

新校正云:详被服章三字,疑衍。此三字上#5下文不属。

举不欲观於俗,

圣人举事行止,虽常在时俗之闲,然其见为,则与时俗有异尔。何者?贵法道之清静也。《老子》曰:我独异於人,而贵求食於母。母,亦谕道也。

外不劳形於事,内无思想之患,

圣人为无为,事无事,是以内无思想,外不劳形。

以恬偷为务,以自得为功,

恬,静也。愉,悦也。法道清静,适性而动,故日而自得也。

形体不敝,精神不散,亦可以百数。

外不劳形,内无思想,故形体不敝。精神保全,神守不离,故年登百数,此皆全性之所政尔。《庚桑楚》曰:圣人之於声色滋味也。利於性则取之,害於性则捐之。此全性之道也。敝,疲敝也。

其次有贤人者,法则天地,象似日月,

次圣人者,谓之贤人。然自强不息,精了百端,不虑而通,发谋铃当,志同於天地,心烛於洞幽,故云法则天地,象似日月也。

辩列星辰,逆从阴阳,分别四时,

星,众星也。辰,北辰也。辫列者,谓定内外星官座位之所於天,三百六十五度远近之分次也。逆从阴阳者,谓以六甲等法,逆顺数而推步吉凶之征兆也。《阴阳书》曰:人中甲子,从甲子起,以乙豆为次,顺数之。地下甲子,从甲戌起,以癸酉为次,逆数之。此之谓逆从也。分别四时者,谓分其气序也。春温、夏暑热、秋清冻、冬冰冽,此四时之气序也。

将从上古,合同於道,亦可使益寿而有极时。

将从上古合同於道,谓如上古知道之人。法於阴阳,和於衍数,食饮有节,起居有常,不妄作劳也。上古知道之人,年度百岁而去,故可使益寿而有极时也。

黄帝内经素问补住释文卷之一竟